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胡杨老爷子的博客

一个爱写点文字的老者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武昌首义百年系列】96.刘家佺心目中的张之洞  

2011-10-08 09:47:0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

    在与诸多辛亥后裔的交谈中,不时会提及“张之洞”这个名字,这位晚清主鄂的重臣,本应是辛亥革命的对立面,但包括辛亥后裔在内的多数人对于他的评价却是褒大于贬,我以为这也可成为《辛亥革命网》研究的问题之一。

    在我的祖父的心目中,张之洞不仅是他的恩师,更是影响他选择走上反清革命道路的“直接责任人”。原来祖父在十一岁(1896年)时,即考中秀才,当时在汉阳的凤山书院读书。在此之前不久的1889年,张之洞由广东调任湖广总督,在湖北大力推行新政:兴实业、办教育、练新军,并于1896年创办“武备学堂”。祖父受此新风气影响,先转入较为新式的两湖书院学习,后决心投笔从戎,径直报考武备学堂。当时,张之洞对于所招收的学子,都要亲自面试考核,对这位时年仅十二岁就弃文学武的少年,深表期许。祖父遂入武备学堂学习,在这里,与张九维、肖良臣、陈康时等同样具有反清思想的进步青年结为莫逆之交,其间还结识了学长吴禄贞。以上诸位先生,在以后发生的辛亥革命运动中,都发挥过重要的作用。

    祖父进入武备学堂学习的两年后,义和团运动遭到残酷镇压,并导致八国联军入侵,接着腐朽的清政府被迫签订辛丑合约,中国几乎被列强瓜分殆尽。在该条约签订后才得以恢复举行的“庚子辛丑恩正并科”科举考试中,祖父得到张之洞和武备学堂的准许,参加考试并考中举人(“中举”的曲折过程,在我撰写的《菁英报国情》一文中有另述),其后仍在武备学堂学习,直到1903年毕业。

    作为清政府中少数有眼光的封疆大吏,张之洞一方面为缓和日渐激化的反清情势,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扩充自身势力,以“储才备用”之名,在此期间将毕业的武备生中,挑选优秀人才,分赴日本和欧洲的德、比、奥等国留学,祖父便于毕业的当年,被选派到德国柏林炮工大学,开始了六年的留学生活。祖父在德留学期间,有幸会见了伟大的中国民主革命的先行者——孙中山先生。那是在1905年春,中山先生游历欧陆,为革命事业筹措资金、发展组织。祖父与同在德国的鄂籍留学生朱和中、周泽春、陈康时、宾步程等人,作为赴德留学生的代表,与敬仰已久的中山先生深入交谈,聆听革命领袖的教诲,组织成立“同盟会柏林支部”,走上反封建民主革命的道路。

    在距今百余年前的落后闭塞的清王朝,作为一般读书人家出身的青少年,祖父若未遇上张之洞这样的当政者,可能只能在黑暗中苦苦摸索,更有可能与革命进步的大潮失之交臂。祖父于1909年学成归国,两年后便参加了辛亥武昌首义,先后担任革命军第三协参谋长和军政府军务部军事局长,为终结统治中国两千余年的封建帝制,做出了贡献。星移斗转,抗日战争末期,胜利在望,身在重庆的祖父,在他的诗集《燃藜书屋集》中,有“读张香涛师年谱书后”七绝一首,对当年的师生情谊予以深深的怀念:

    桃花深处抱冰堂,鄂绪常存一瓣香。

    二十余年遗爱在,也如召伯留甘棠。

    (诗注:“抱冰堂”系张之洞之生祠,位于武昌蛇山南麓,现首义公园内。“鄂绪”应指湖北未成功的进步事业,“一瓣香”张之洞号香涛。“二十余年”张之洞1889年主鄂,1909年辞世,祖父认为受其二十余年的关爱和影响。“召伯”“甘棠”周文王庶子召伯,是西周杰出的政治家、军事家、外交家,亲民爱民,常巡行乡里,曾在一棠梨树下处理政务,深受百姓爱戴,后人把这棠梨树看成召伯的象征,树旁的村庄就称甘棠。)(作者:刘经熙)

    注:作者刘经熙是同盟会柏林支部成员,后来是武昌军务部军事局局长刘家佺之孙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